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爱断骨谁之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8:35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满小月是成都美女,白皙的肌肤,妩媚的脸庞及1.70米的高挑身材让她当之无愧地荣获所在大学“系花”这一桂冠。

一转眼,满小月进入了大四,她发现一个现象,许多面临毕业的女大学生纷纷跃上各家婚介所的“花名册”,开出了“事业有成有房有车”的高标准要求。一开始,满小月并不想跟风走“曲线就业”的套路,她认为真正的生活需求不仅仅是生存,而是靠自己的工作能力达到自我实现,得到别人的尊重,真爱也自然会来。然而,渐渐地,一些女生钓到“金龟婿”的成功案例让她的信念有所动摇。

情人节这天,热闹非常的校园内多了一道招人眼球的风景,几十个身着鲜艳衣服的人不停地向长得十分漂亮的女生发放广告和玫瑰花,身为“系花”的满小月手里自然少不了。她原以为是某种品牌化妆品在做宣传,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可当听到“富二代”“征婚”这样的话传到她耳朵里时,好奇使她不由得仔细地阅读起广告来。

“你不一定是校花,而我肯定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婚姻也是一项事业,如果我与你有缘,我会像经营事业一样来经营婚姻,通过优势互补,提升家庭组建后的文化内涵和品位……”如此出彩的文字深深地吸引了满小月,她接着往下看,“席原,1982年出生,美国某大学工商管理本科学历,独子,家族企业CEO……”

满小月的心再也无法平静。虽然这样的征婚十分另类且有作秀的成分,可从内容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尊重知识和人格的儒雅人士。莫名地,满小月对这个不曾谋面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通过打听,满小月验证了广告上席原资料的真实性。席原父母多年前下海,涉足药业、房地产、矿产及东南亚贸易。各种各样的慈善募捐活动,席家皆出手大方,因此深得好评和拥戴。

静心思考了一天之后,满小月决定悄悄去应征。按照广告上的地址,她找到位于北京路上的那家十分气派的猎婚公司。一位中年女士接待了她,从对方微笑的面容里,满小月读到了对自己的接纳,这让她更添了几分信心。中年女士告诉她,席原先生支付了20万元的费用,所以他们得为他好好把关,不想浪费他的时间和精力。如果席原先生想见她,会在三天内电话回复。

三天后,满小月接到了那家猎婚公司的电话,告诉她席原先生想见她。惊喜,惶惑……怀着复杂的心情,满小月开始为赴约做准备。她本想用节省下来的钱去买一套精美的时装和高档化妆品,精心打扮盛装前往。然而认真考虑后她没有那样做,见面者出身望族阅历不浅,她不想一眼就让对方看穿自己的刻意。

白色T恤,灰色短款小马甲,牛仔裤配长靴,满小月以一副温柔婉约的清纯模样出现在翠湖之畔的UT时尚会所。一身灰色范思哲休闲装打扮的席原,完全如满小月想象中那样帅气,俊朗的脸庞,鼻子很直,双唇棱角分明,一双温和而安详的眸子让满小月的心里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一尘不染的班德瑞音符空灵缥缈回旋,和煦的阳光下,樱花灿烂,绿柳掩映的翠湖碧波荡漾,红嘴鸥掠过水面。没有任何溢美之词,可席原眼眸里渐渐流露的欣赏,让满小月的心情犹如红嘴鸥那瞬间翩跹的美丽,优雅的笑容浅浅地浮现在她脸上。约会结束后,席原亲自用他的黑色兰博基尼跑车送满小月回学校。

两情相悦让他们的关系进展得十分迅速,唯一让满小月遗憾的是,席原身高不足1.70米,比满小月矮了5公分。之前,满小月最喜欢高跟鞋,她觉得穿高跟鞋可以让自己变得轻盈飘逸。然而,在席原面前,她却很善解人意地全部换成了平底鞋。

两周后,席原带满小月游览滇池。在席原家的豪华游艇的甲板上,当席原伸手环抱住满小月的时候,她没有避开。如此出类拔萃的优秀男人,她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席原眼里一天比一天浓烈的痴迷和依恋,让满小月的心情格外甜蜜,两人腻在一起的时间也愈来愈长。一个周末,席原将满小月带到位于昆明城郊一个依山傍水的温泉别墅,将两把金灿灿的钥匙放到她的手心,用一种溺爱的声音告诉她,一把是这幢别墅的,另一把则是一辆银白色沃尔沃C30跑车,这两样东西是他送给满小月的定情物。

满小月的眼睛湿润了,她第一次知道了受宠若惊这个词的真实含意。用什么来回报这个男人厚重如山的情意呢?满小月泪盈盈地仰起脸,用红艳艳的唇无声地向席原发出邀请,席原轻轻地将她抱起来走向那张花团锦簇的床……当那朵红梅花儿撞入席原的眼帘时,他紧紧拥住满小月,怜香惜玉地一遍遍亲吻着她。

肌肤相亲让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质的改变,席原将满小月当成手心里的宝来呵护,满小月哪怕是一声咳嗽,席原也会忙不迭地给她买药送她到医院打针。席原多金,却又拥有时下让许多女人热捧的“灰太狼先生”的品质,甜蜜和归属感将满小月的心装得满满的,奢华的婚礼场景开始频繁出现在她的梦境之中。李嘉欣、徐子淇、徐熙娣……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像她们那样成为一名十分风光的少奶奶,满小月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然而,满小月在尽享爱情的甜蜜之时,心里却总是泛起一丝忧愁。席原对她宠爱有加,送她别墅和轿车,可是却从来没有带她去见他的父母,也没有带她参加过朋友的任何聚会。

这天,满小月学校组织毕业生到世博园做活动。正是花草的盛季,世博园各种名花异草生机盎然,和平鸽闲庭信步显露祥和气氛。满小月意外地在一家咖啡厅看到席原和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儿在一起,那情景和她与席原第一次见面十分相似。满小月的心“格登”一下直往下坠,她拿出电话想打给席原,可想了想后她将电话放了回去,心情黯然地回到同学中间。

之后,满小月又发现席原和另外的女人约会。虽然她感到难过、紧张和焦灼,可她没有质问,她不想自己婚前在席原眼里就是一个善于嫉妒的女人。通过辗转打听,满小月知道席原约会的那些女人都是应征者,而席原迟迟不肯带自己去见父母及公开他们关系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身高问题。原来,席原因为先天性骨骼闭合,家里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带着他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花了不少钱,收效却甚微。

“席原不愿带自己见父母是怕遭反对,不带自己见朋友是怕被嘲笑!”满小月心里这样想,在通往幸福大道上的拦路虎竟然是身高,这让满小月一时不知所措,开始忧心忡忡,寝食难安。

就在这时,席原家族在上海的分公司出了问题,需要他去处理,最快也要两个月时间。“原,你多保重,我等着你回来!”送席原去机场时,满小月依依不舍地流下了眼泪。

上海是美女超市,名媛佳丽如云,满小月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好在,席原每天都打电话和发短信给她,“宝贝,早点睡”“小月亮,记得吃早餐,不然又犯低血糖”……读着这些短信,满小月的心稍稍又踏实一些。可是,她到底还是无法彻底心安。

满小月是个“韩迷”,缠绵悱恻的韩剧常常让她感动得泪水涟涟。她对剧中女明星也十分关注,当看到一个女明星通过整容将圆脸削骨变成被视为最美的鹅蛋形脸时,一个大胆的主意浮上了满小月的心头:自己何不也去做削骨术,将身高变矮一些,那样自己和席原之间因为身高的烦恼问题不就解决了?

女人的爱情多是赌来的。满小月听过“人鱼”的爱情传说,“人鱼公主”为爱情断尾的悲情曾经让她感慨落泪,如今,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她也要做现实里的“人鱼公主”!

这个主意让满小月对自己未来的幸福又充满了信心,她精神抖擞地行动起来。本来她想将自己的想法在电话中告诉席原,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可是转念又想,如果席原阻止,那计划就不能实现了。

“还是等到事成之后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吧。”满小月心想,席原一定会为自己的执着感动,然后向自己求婚。满小月想让母亲来照顾自己,可是怕母亲阻止,所以她从家政公司请了特护。

满小月在一连跑了好几家医院后,选择了一家权威医院,因为这家的主刀医生不但毕业于英国一所医科大学,还曾在韩国工作过并为几名女明星做过整形手术。经过研究,医生决定将满小月小腿的胫骨去掉5公分。

“去掉7公分吧!”满小月迫切而热烈地要求道。席原的身高是1.65米,自己去掉7公分的话就比席原矮2公分。然而,医生说最多只能去6公分,不然会有极大的风险。为了慎重起见,满小月决定采纳医生的建议。

满小月怀着巨大的希望躺到了手术床上,说心里话,她是恐惧的,不只是害怕疼痛,还有对手术不可预见的后果。“仁慈的上帝,请你保佑我心想事成!”她在心里这样默默地祈祷。

五个多小时后,当满小月清醒过来时,医生告诉她手术非常成功,这让满小月十分高兴。然而,麻醉过后的疼痛却让她饱受折磨,锥心的痛如刀割,疼得她颤声哀叫全身发抖,豆大的汗珠和着眼泪刷刷直往下掉。

“原,我爱你!爱你!”为了减轻疼痛,满小月用虚弱的声音一遍遍呼唤着席原的名字,并想象自己穿上洁白婚纱和席原举行盛大婚礼的风光场面。几天的时间,剧痛让满小月觉得有几个世纪那样漫长,她无法吃下任何东西,整夜无法睡眠。咬着牙,流着泪,以想象中的幸福支撑着挨过了酷刑般难耐的日子,满小月终于能够下地走路了。两个月后,满小月终于慢慢恢复了灵敏轻盈的行走能力,这让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满小月怀着激动的心情到机场接从上海归来的席原。在候机大厅才一见面,满小月就像小鸟一样扑向席原,席原也张开怀抱紧紧地拥抱她,然后用浓情似火的眼睛望着她:“小月亮,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也想你!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想你!”满小月媚眼如丝地望着他,问他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满小月神秘兮兮的表情让席原从小别的喜悦中清醒过来,他仔细打量起女友来:“咦,小月,你好像比过去矮了许多。”“不是好像,而是真的!”满小月用充满豪情的声音将一切告诉了席原。

“啊,你竟然去做那样的手术!”席原震惊地望着满小月,满小月挽住他的胳膊说,为了爱情,虽然她吃了大苦头,可是心里却是喜悦的,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要说几寸骨头,就是将她拆散她也愿意。满小月满心欢喜地等着心上人感动地夸奖自己,然而,席原却出乎意料地拨开她的手,要她自己先回去,以父母在家里等着自己为由,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满小月的心里顿时充满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接下去的日子,席原一次也没有出现。惶恐不安的满小月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忙。一个月过去了,焦灼和恐慌让满小月生了病,她给席原打电话却没人接听,她只好自己去医院,在医院门口竟然撞到席原正亲密地和一个漂亮女孩儿在一起!

席原另有新欢才冷落了自己!失去控制的满小月冲了上去,大声质问席原为何抛弃自己。席原冷冷地告诉她,他无法接受一个为了迎合心上人便随意残害自己身体的女孩儿,本来第二天就想对她说分手,可是考虑到她做手术刚刚恢复过来不忍心才一直没说。“小月,爱是尊重,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多保重!”席原拉着女孩儿的手就走了。

自己受了那么大的罪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抛弃!满小月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的精神瞬间崩溃,她一路狂奔着追上席原和那女孩儿。“老公,跟我回家!”她嘴里唤着,伸手去拉席原。席原不理她,她便动手去撕扯那女孩儿,骂女孩儿是可耻的“小三”。席原只好让女孩儿离开,他将满小月送回家,满小月却死死地拽着他,不放他走。无可奈何的席原硬着头皮打了满小月父母的电话,他们急匆匆坐飞机赶了过来,当得知女儿惊世骇俗的行为时同样感到震惊。他们请求席原不要抛弃满小月,可席原却摇摇头。

满小月不甘心,她开始疯狂地寻找席原,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路上,她都会拉住席原要他回家。如果撞上席原和女孩儿在一起,她会冲上去大打出手,骂女孩儿是狐狸精勾引自己的丈夫。被纠缠得焦头烂额的席原不得不向警察求助,当调解员委婉地劝说满小月爱情不能勉强时,可满小月却说席原早就是自己老公了。

“她不会是精神出问题了吧?”警察的话让席原感到吃惊,他找来满小月的父母将她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满小月患了“臆想症”!

“我没有病!我是小月亮,我丈夫叫席原,我要为他生好多宝宝!”满小月绝望地重复着这几句话。望着女儿呆呆傻傻的样子,满小月的父母心如刀割,流下老泪。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