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生回扣门视频主角受贿4万被判缓刑3年-【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5:30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一年前,有媒体接到匿名举报,指北京某医院两位医生收受医药代表回扣,随信附有视频光盘一张和相关文字材料。此后,几段医生点钱的视频被上传到网络,立即引发各方热议。

在淡出公众眼球一年多之后,记者近日获悉,“回扣门”事件最终尘埃落定,视频中的“主角”——该医院泌尿外科代理主任陈彬因受贿获刑三年、缓刑三年。

近日,记者采访了房山检察院反贪局检察官屈鹏,揭开“回扣门”事件真相,披露医药黑链是如何形成的。

打通关系聚餐会上医药代表搭上外科医生

夏璐(化名)是一位全职医药代表。2010年10月1日,夏璐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她被升为公司主管了,周围的人都羡慕她。然而只有夏璐自己知道,她的今天是用“回扣”换来的。

初入这一行当,夏璐被分配推销药品的医院是北京某医院。拜复乐就是夏璐负责销售和推广的第一个产品,专治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感染。

2009年初,工作刚接手,人生地不熟的夏璐经同事介绍认识了当时的泌尿外科主任黄亮(化名),并很快遇到了一个机会——黄亮过生日。

“我没有按公司规定的办学术会方式申请费用,就直接给他们支付了餐费大概几千元,是在他们医院西门马路对面的一个饭店。”事后夏璐供述,就是通过这个举动她赢得了黄亮的好感,也总算是入了行。

很快,夏璐推广的药品拜复乐也受到了这家医院泌尿外科医生的重点关注。好景不长,与黄亮的关系刚建立不久,医院人事调整,泌尿外科原副主任陈彬(化名)转为代理主任。夏璐第一次与陈彬搭上话是在一次与泌尿外科医生的会餐上,然而彼此之间并不算很熟。为了拜复乐的销量,夏璐再一次只身拜访了陈彬。“陈彬跟我说以前怎么弄,以后就还怎么弄。”陈彬的意思很清楚。然而这点陈彬并不认可,“夏璐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跟我说她是拜耳医药公司的学术专员,可以给我们科室活动提供赞助。后来没过多久,她又来我办公室,给了我一沓钱,大概三千块左右,具体多少钱我也没数。”

自此之后,两个人的幕后交易开始了。每个月的回扣夏璐都以现金的形式送到陈彬办公室,当面交给他,而每次陈彬的办公室内都没有其他人在场。

交易暴露点钱视频交易丑态尽情曝光网上

夏璐推广的拜复乐在该院受到了特殊照顾,直到她升为主管。然而谁也没想到,就在7天之后,一封寄到媒体的匿名信摧毁了夏璐编织的关系网。

2010年10月8日,刚刚升为主管的她正准备给陈彬送上个月的回扣,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同事告诉她,报纸上写了拜复乐的事,还有3段视频在网上疯传,夏璐听后犹如晴天霹雳。

在名为《拿钱1》的视频中,视频左下角伸出一只手,递上了一个鼓鼓的信封,画面中央,原本还对着电脑的男子伸出右手,拿起信封后拉开抽屉,将信封放入。

在名为《分赃》的视频中,一名男子坐在办公桌后清点现金,然后放在外侧桌沿。坐在对面的另一男子将部分现金拿走。其间,坐在办公桌后的男子点起一根烟,与对方交谈起来。

在《数钱2》的视频中,一男子先后拿出6、7沓现金,逐一进行清点。画面中可见,现金摆了半张桌子。夏璐在视频中看到了自己,更看到了自己把钱交给陈彬的画面,她打电话给陈彬。他让她稳住,因为陈彬想到了如何掩盖自己受贿。

案情突破

汇款为证外科医生难掩回扣真相

很快,医院的纪委马上找到了陈彬谈话,而他对每个视频都解释得非常合理。

陈彬把《拿钱1》的视频解释为:“之前给那个人买东西,他给我的钱是还钱。”把《分赃》的视频解释为:“前天晚上一起吃饭,他付的钱,我是主任,这个钱应该我付。”

这种再简单不过的说辞给办案的侦查人员带来了困难,他们没有实质的证据来证明陈彬受贿,案子办到这里遇到了瓶颈。

但是对泌尿外科另一个医生王磊(化名)的调查却使案件有了突破口,他们发现夏璐除了用现金行贿,还有一次是转账,这次转账没有直接给陈彬,而是转到了王磊账上,并且汇款人就是夏璐。

这个有利的证据终于击破了夏璐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交代,这6000元其实不是回扣,而是该院泌尿外科全科人在顺义一个度假村的饭钱。

当时,陈彬让夏璐去结账,但夏璐恰巧在外地,又不敢得罪医生,就说把钱给他们汇过去。她问陈彬手上有没有卡,陈彬说手上没有卡,汇给王磊吧。

检察官屈鹏对查实这笔汇款的来历仍记忆犹新。“其实要是没有这6000元钱,这个案子还真不好突破,之前视频的画面他们都不承认。”屈鹏说。

每个拜复乐针剂,陈彬收受回扣20到25元,医药代表每个月给陈彬2000元到5000元不等。

2009年7月至2010年8月,该医院泌尿外科室共使用拜复乐针剂1821支。陈彬收受回扣共计人民币41700元。

涉案数额

小小账本记录医生受贿数额

紧跟着暴露出来的就是夏璐的行贿小账本。上面详细记载着夏璐行贿的时间、金额、受贿人,比如“6月,泌外3300”、“陈彬4500”。

在行贿的小本上很容易发现,夏璐每个月给陈彬的钱是不固定的,给多少钱则是通过“统方”信息来算的。

所谓“统方”信息包括药品名称、医院名称、开药人、每个大夫开多少药等信息。“以前医药代表给医生回扣是以医生说这个月用了多少支药为标准,医药代表也能通过看公司出货量来估计。但有时双方的数量会有差异。比如:这个月出货50支药,而医生却说70支,那也只能给70支的回扣,不敢得罪医生。

后来医院系统健全了之后,就能直接从信息库里调出用药量。夏璐每个月通过“统方”信息看泌尿外科用了多少拜复乐,其中针剂给钱,片剂不给。按照每个针剂20到25元的标准计算回扣,每个月给陈彬2000元到5000元不等。

在检察官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陈彬也不得不道出实情:“她(夏璐)给我的钱大部分情况是用信封包着,从信封厚薄的程度感觉每次应该在3000元左右,也有多的时候。”

经查证,泌尿外科用药统计表显示,2009年7月至2010年8月,夏璐与北京该医院泌尿外科联系期间,该科室共使用拜复乐针剂1821支,而陈彬九次收受夏璐给予的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41700元。

“那6000元钱汇款没有算,因为陈彬是给科里的人结账,并非个人故意受贿。”屈鹏检察官说,然而就是因为这一次汇款,才使陈彬露了馅儿。

“统方”黑幕

出售“统方”医院信息员也涉嫌受贿

夏璐是如何获得“统方”信息的?针对这个问题,房山检察院又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另一起受贿案浮出水面。

据夏璐交代,她每个月花500元购买“统方”信息。检察官逐级向上查看发给夏璐“统方”信息的发件人,最终找到了受贿人,掌管医院信息的白驰(化名)。

据检察官介绍,白驰把所有“统方”信息交给与她联系密切的2名医药代表,这2人再发给最底层的四五十名医药代表,其中就包括夏璐。

2012年4月25日,“回扣门”事件经过漫长的侦查、审理最终尘埃落定,视频中的“主角”——泌尿外科代理主任陈彬因受贿获刑三年、缓刑三年。

事发后,涉案医院撤掉泌尿外科,该科室所有医生因此受连累。

夏璐因没有通过行贿行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不构成犯罪。

霸世群雄

机甲归来

乱斗堂3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