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球经济将经历被压制的复苏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8:50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全球经济将经历被压制的复苏

近期,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别调降了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世行将去年6月预测2013年3.0%的增长大幅下调0.6个百分点至2.4%。IMF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3.5%和4.1%,比去年10月份公布的预测值分别下调0.1个百分点。国际机构对前期乐观预期的修正反映了全球经济复苏的复杂性和曲折性,全球经济到底如何?又将面临哪些新趋势和新挑战?  全球经济在“逆风”中前行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5年之后,全球经济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尽管全球经济依旧脆弱,但总体释放出比较积极的信号。首先,美国两党在最后一刻达成妥协,使美国暂时躲过了财政的“断崖式”冲击,经济正以缓慢的速度扩张,个人消费温和增长,房地产市场趋势回升,失业率稳在了8%以下;其次,中国与全球经济的双向反馈效应越来越明显,欧美去年经济增速的放缓一定程度上受累于中国经济的快速下滑,四季度在中国经济筑底回升后,一些资源国和出口国得到了中国需求的支撑,全球经济开始企稳。第三,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重返扩张区间。JP Morgan全球制造业PMI指数保持平稳,从49.6小幅升至50.2。新订单、生产和就业等分项指数微幅上涨。但分化也比较明显,美国、中国和英国的制造业生产显示出加速扩张的态势,并带动韩国、台湾、巴西和墨西哥新兴市场回暖。而主要拖累则来自于欧元区和日本,欧元区去年12月制造业PMI再度回落,日本制造业PMI则创下2011年初最大降幅。此外,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从低于潜在产出水平回到接近潜在产出水平,产出缺口逐步收窄。  欧债危机最坏阶段已经过去  2012年年末以来,一系列积极迹象集中凸显:一是解决债务危机的长期框架开始显现轮廓:积极推动建立银行业联盟,欧洲央行的购买债券计划(OMT)与欧洲稳定机制(ESM)的成立形成强大的防火墙;二是重债国家的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主权违约风险大幅下降;三是市场恐慌情绪明显缓解推动欧元上涨;四是主权评级趋于稳定。西班牙避免了被穆迪下调至垃圾级的厄运;去年11月,爱尔兰的评级展望被惠誉上调至稳定;随后,标普在希腊再次对债务重组之后,将该国的评级上调至B-,这不但消除了可能迫使欧元区解体的最直接威胁,也消除了可能冲击到欧元区其他国家评级的尾部风险,但如何寻找经济增长与财政赤字控制之间的平衡,促进债务危机解决经济复苏之路依旧漫长。  全球货币战、贸易战预警升级  2012年以来,各国又重回“保增长”政策轨道。在摩根士丹利跟踪研究覆盖的33个央行中,自2011年11月以来已有16家央行采取了宽松措施,10个发达经济体中有7个宽松,23个重要新兴市场国家也有9个采取了下调基准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的宽松政策。数据显示,在IMF追踪的1929年以来的14轮经济周期中,本轮复苏是最缓慢的,但信贷反弹却是最快的。  西方发达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可用“3U”来表示:即运用无限制(unlimited)、短期效果不清楚(unclear)、长期后果未可知(unknown)。由于发达国家将在一段时间内维持低利率,这会增加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的难度,其弱势货币倾向的汇率政策很容易加剧各国间汇率的竞争性贬值,从而引发“货币战争”。2013年初,为对抗通缩和出口断崖式下滑,日本新任首相安倍誓言把量化宽松进行到底,并主打日元贬值牌,由于日本是亚洲许多国家的中间产品供应国,如果日元大幅贬值,很可能引发与之贸易联系密切国家政府的反弹,以及汇率市场的干预及竞争性贬值,而这进一步可能引发贸易战的连锁反应。根据IMF预测,2013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继2012年之后会有更大规模抬头,世界贸易增长率预计仅为4.48%,大幅低于1980年-2011年5.68%的年均增速。  全球通货膨胀风险复又上升  2012年以来,受欧债危机持续恶化等因素拖累,全球经济出现同步放缓,需求不足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基础大宗商品价格一度呈下行走势,包括全球消费价格指数(CPI)和生产价格指数(PPI)在内的通胀水平普遍有所回落。然而,发达经济体CPI涨幅依然高于其央行所设定的目标位,新兴经济体通胀水平更是经历了小幅回落后又再次上升,其通胀水平处于历史高位,特别是去年三季度后,全球量化宽松大潮进一步推动新兴经济体CPI趋势性回升,其中中国去年12月CPI上涨2.5%,创半年新高;新加坡去年12月CPI按年升幅加快至4.3%;印度去年12月CPI同比大幅上升10.55%。  就目前情况看,尽管短期内世界经济还处于下行周期,但导致未来通货膨胀的因素正在集聚:一是在2012年内两轮量化宽松的推动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飙升至3万亿美元,基础货币规模在不断扩大,随着美国财政断崖式冲击有所缓解,全球的风险资产就可能受到刺激,流动性流向大宗商品和新兴市场中,从而加剧输入型通胀风险。二是欧债危机趋于稳定,欧洲主权债券市场最坏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风险偏好情绪可能卷土重来。三是美国、欧盟、中国经济复苏信号增强,需求反弹。预计2013年,需求进一步增加将推动全球产出缺口逐步减小、资源价格继续走高。  2013年受益于主权融资境况的改善,全球经济可能优于2012年,但发达国家去杠杆化所引发的财政紧缩、消费紧缩将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持续影响,并对可持续复苏产生压制,真正启动新的稳定增长之路依然并不好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