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台湾戏剧大陆演出30年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台湾剧

发布时间:2021-01-20 19:34:05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浊水溪是台湾最长的一条河,位于台湾岛中部。台湾戏剧市场狭窄,主要集中在北部,南部仅有导演李宗熹的市场比较好,但李宗熹也面对着在北部市场很难获得认可的问题。因此,台北戏剧人经常会开玩笑说:我们的戏跨不过浊水溪,南部的李宗熹也跨不过北部的淡水河。但无论是台北的戏剧人还是南部的李宗熹却都能跨越台湾海峡,在大陆市场有所作为。从1982年姚一苇导演的《红鼻子》,到后继者赖声川的努力耕耘,再到今天越来越多的台湾戏剧在大陆演出,已有30年了。对于海峡彼岸的台湾戏剧来说,大陆意味着更广阔的空间,更多的可能性。[page_break]

越品越有味的好茶

快餐化的戏剧演出市场让观众已经习惯了有热点、有段子、有调侃影射,一味迎合当下趣味的话剧,却突然被这出戏的清淡、朴实、简单,感动得手足无措。看罢最后一场《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网友阿秋走出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时感慨地发了一条微博。这部来自台湾果陀剧场的话剧,在剧场内营造了巨大的情感浪潮,席卷了阿秋和剧场内所有观众,场灯亮起时很多人都在不好意思地抹眼泪。

《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在北京虽然只演了4场,却成了炙手可热的文化事件,凭的就是台湾戏剧独有的清新气质。整部戏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戏骨金士杰,一个是综艺主持人卜学亮,他们的表演自然流畅,将一个一步步走向无法躲避的死亡的旅程,演绎成一段直面生命、坚守灵魂的散文诗,时而还混杂着一些笑声,让观众的脸上带着笑挂着泪。网友仙树在剧场时没有哭,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又慢慢地咀嚼了一遍这部戏,感慨地说:这样的好戏就像是一杯好茶,在平淡之中蕴藏着精彩和美好,要几泡之后才能越品越有味。

这不是金士杰第一次来北京,由他主演的《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明天我们空中再见》都曾经在北京掀起过或大或小的剧场风暴,他主演的那一版《暗恋桃花源》虽然没有在大陆演出过,但许多文艺青年依然通过录像带、DVD观看过他的表演,他甚至改变过一些人的人生选择。

金士杰是台湾戏剧界的代表人物,在他身上有台湾戏剧的主流气质,观众对他的态度也是对大多数主流台湾戏剧的态度。另一位台湾戏剧代表人物赖声川更是备受大陆观众的追捧,他在大陆演出过的十几部作品,几乎每一部都不用担心票房,尤其以《暗恋桃花源》最为受宠。这部首演于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已经很久没在台湾演出了,但是,2006年排演的大陆版《暗恋桃花源》在近6年时间里却演出了300多场,是在大陆演出场次最多的台湾话剧。近日,该剧刚刚结束了在无锡的演出,又将赶赴烟台。别看都不是一线城市,但观众的消费热情并不低。烟台的票早在演出前一周就已全部售光,心急的戏迷小叶早在一个月前就买好了票。

相比金士杰的果陀剧场、赖声川的表演工作坊、李国修的屏风表演班,小剧场戏剧探索实验的元素更多,甚至有人说,看台湾小剧场绝对不能坐在第一排,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对一般大陆观众来说,接受起来难度就更大一些。

台湾戏剧策划人小令来北京已有11年,经她手来北京演出的小剧场作品已经有30多部,其中不少作品都受到观众的质疑。2003年,台北莎士比亚的姊妹们的剧团在北京演出肢体剧《给下一轮太平盛世的备忘录》,全剧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演出结束举行演后谈时,就有观众迷惑地表示,不知道导演到底想表达什么。2008年,台湾音乐人雷光夏在东方先锋剧场演出小剧场作品《看不见的城市》,也被大陆观众质疑这不就是个演唱会吗?小令说,其实,台湾观众舞台剧观演经验比较丰富,走进剧场更关注个人体验,而不一定要得到什么启迪和教益,因此包容度也会更多一些,不会用太多的条条框框去定义一个作品。[page_break]

可以不深刻,但是很温暖

1985年年底的一个下午,香港先锋剧团进念二十面体的办公室里,当时还是年轻导演的王晓鹰和更为年轻的香港导演林奕华共同接受了一次风暴般的洗礼。他们第一次看到了刚刚从台湾传过来的《暗恋桃花源》的录像带,那简直让人叹为观止,那种不拘一格的叙述方法让我们大开眼界,那种悲情和嬉闹的东西缠绕在一起实现的戏剧效果,是我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时间过去了近30年,王晓鹰依然记得当时感受的震撼。

对于讲究统一、完整、宏大叙事的大陆话剧界,台湾戏剧从1982年开始就一次次给它带来刺激,至今仍然持续着。从当初的《暗恋桃花源》到刚刚结束的

全民三国大战破解版

飞剑四海破解版

游梦三国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