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皮面具之换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19:28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在朋友小颖的葬礼上我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小雅,她依然是那么漂亮和迷人,一样是连女人看了都会嫉妒的女子,她一席白衣,脸色惨白地像是涂了一层白粉,她对我说,小颖烧死之前她和她在一起,她走之后,小颖却被烧死了,她身上没一处是完整的,真是可怜极了。

我说,是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的,可是没有办法,我心里也很难过的,小雅说,真真,你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们三个人有多要好吗,我至今难忘。

我点点头,小雅是最近回的国,我还没和她联系上,本来三个人可以好好地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如今都实现不了了。

之后,小雅一直和我有联系,听说她现在是个整容师,三年不见,她连职业都变了。她把她工作室的一个人皮面具给我看,那面具真正是像极了真人的,手触摸上去,柔软温暖,吓的我赶紧缩了手,小雅笑笑说,这些还都是假的,戴在脸上不能有表情,不然要脱胶,松懈,她还要戴给我看,吓得我赶紧摆摆手。小雅笑着说我胆小。

我和丈夫周明提起了小雅,周明说就是那个大学同学吗,三年没联系的那个吗?她怎么做了整容师,正好,我几个女的有微整的打算,倒是可以帮她拉些生意。

我最近老是噩梦,梦见有人要杀我,半夜爬起来上厕所不敢看镜子里的人,我怕噩梦再次出现,回到床上总是抱紧了周离。

有一天夜里,我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听到马桶的水声一直流个不停,我一眼瞧去,却看到有头发从里面爬出来,而且是越来越长,我吓的扶住了水池边缘,再也不敢转头望了,突然间,我感觉有东西抓住了我的脚踝,我“阿”的一声,头不由自主地抬起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赫然是一张小颖的脸。

我“阿”的一声从梦中醒来,我觉得是不是小颖有什么事未了,才会这样出现在我的梦里,我跟小雅说了这个事,小雅说我是累了,让我不要多想,她说我最近可以住在她那里,她可以陪陪我。

周明坚决不让我住小雅那里,我说大学的闺蜜好多话要说,就让我住几天了,在我的阿软磨硬泡下,周明终于是同意了。

住在小雅家天天和她谈着闺蜜的事情倒也惬意。这天晚上,我出来上厕所,当我推开厕所门时,已经死去的小颖正坐在马桶上对着我笑,她的半边脸是空的,清楚地看到骨头,另外半边脸血肉模糊,我大声惊叫,瘫软在地上,小雅听到我的声音,立马跑了过来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我说,那,小颖正坐在马桶上呢。我整个人都埋在她的臂弯里:“她是来报仇的,她终于是来了。”

“报仇?”小雅没听懂我的话,“抱什么仇?”

“我……”我终于是无法,我终于将真相说了出来。

其实我并不是真真,我是小颖,我才是该死的那个人。

传说市区里面有一个整容专家,她能将一个人的整个脸皮拨下来,然后安装到另外一个人脸上去。

我和真真的换脸手术起缘于一次聚会,我一直以为真真和她老公很幸福,可那次聚会上她居然对一个女人流连忘返,她终于是告诉了我,她是蕾丝边,和丈夫其实并不幸福,她羡慕我的单身生活,这样,她就能找自己喜欢的人了。

我其实一直对周明心有属,当我们敞开心扉,告诉了对方自己的秘密以后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我们决定去找那个传说中的整容师。

我们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当小颖被烧死之后,我心里一直愧疚,这就是我噩梦的来缘。

小雅叹了一口气,说到,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要乱想了,谁也不想这样,而且真真的死也并不是我造成的。

在小雅的劝说下,我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不能永远沉迷于过去,不然我会疯掉。

不久我就搬回了自己家。

这天上班的路上我竟然将很重要的东西忘在了家里,我不顾上班迟到便往回走去,刚打开门,却听到卧室里的吵闹声,先是丈夫周明的声音:“我已经给了你两套房子了,你还想要什么?!”

然后是女人的声音:“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明明知道她不是我,还给了她很多很多钱,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这女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难道是?

小雅。

不是我,是什么意思?

“真真,我给了你想要的你还不知足,你后来又和小雅换了脸还把小雅烧死了,我都当不知道,你还想要好什么?”

然后是小雅的声音:“哼,谁让她把我是蕾丝边的事情告诉了别人,我就把她杀了,拨下了她的脸,然后放了一把火,哈哈哈哈哈。”

什么?难道她是真真,真真没有在那场大火中死去,死的人是小雅?

我猛地跑进去,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小雅的脸此时变的有些扭曲,难道是换过两次脸的关系?

他们都惊呆了,周明立马过来揽住我:“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又是怎么样的呢?都摆在眼前了,我说:“真真,你还是去自首吧。”

“哈哈哈哈哈”真真大笑,“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小颖!”

突然间我看到她的脸变的扭曲,头发猛地伸展开来,越来越长,遮住了半边脸,眼神变的空洞而恐怖,这张小雅的脸变得煞白且凶残,尖利的牙齿刹那间长出来,我吓得往后倒去,这时,我背后的房门砰地关上了。

我察觉不好,立马去拉门,却被迎面而来的手掐住了脖子,另外一只手掐住了周明的脖子,我呛地一口气咽不上来,她的手臂是从远处伸长而来,尖尖的指甲立马刺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就在此时凝固了,她的声音变得悠远而尖利:“你们不死,我的秘密永远无法埋葬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