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火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火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利科技再融16亿投光伏电站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5:12 阅读: 来源:电火锅厂家

光伏产业中上游生存艰难之时,诸多光伏企业开始向下游——光伏电站寻找生存空间。

8月31日,中利科技()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稿),拟发行不超过1.7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4141亿元,主要投向是“甘肃10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下称甘肃光伏发电项目)和“波多黎各40兆瓦地面光伏电站项目”(波多黎各光伏电站)。

高达16亿元的再融资将投向两个光伏电站项目,具体实施的主体是中利科技控股子公司中利腾晖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利腾辉),募集资金将通过中利科技向中利腾晖增资的方式注入。

值得注意的是,中利腾辉的另两位股东为中利科技的控股股东王柏兴及其控股的中鼎房产,因此公司向中利腾晖增资的行为构成关联交易,而此背后隐藏着诸多玄机。

筹光伏电站

中利科技公告,本次募资逾16亿元,将主要投向甘肃光伏发电项目和波多黎各光伏电站,拟投资金额分别为10.5861亿元和5.828亿元。

中利科技的解释是“公司将发展战略调整为建设大中型光伏电站,形成光伏电池、组件生产,EPC设计、施工完整产业链”。

实际上,光伏企业往下游建电站,并非中利科技的“首创”,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多家光伏企业开始“往下走”,即向下游延伸产业链发展,将产能过剩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延伸到下游建光伏电站,然后将电站转卖掉。

一位光伏行业研究员告诉记者,这种方法并不能解决目前光伏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的局面,仅仅能暂时解决问题,“建电站有两种模式,一种是EPC模式(总承包工程项目管理模式),一种是BT(建设-移交)模式。BT模式能获得比普通通过招标得到的EPC项目更高的利润,但是首要条件是获得当地发改委的路条”。

对此,中利科技证券事务代表程娴8月31日对记者表示,中利科技此次建立电站的模式就是BT模式,“简单来讲,就是电站在建成之前就找到下家,虽然很多企业都去做电站,但并不是谁都能从发改委拿到路条的”。

BT模式难道是一本万利吗?江苏一家光伏企业负责人9月3日向记者坦言,目前在行业里,BT转让的项目在所有开发的电站中占比较少,“对于五大电力集团来说,BT价格高,而且BT交易的审批必须到五大的集团层面,审批手续长而且复杂,也是五大电力集团不情愿做BT的原因”。

据记者了解,光伏电站国内的买主实际上就是五大电力集团。

“例如青海省,当地发改委直接把项目划给几大电力和能源公司。民营企业只能通过各种合作的方式参与。”上述企业负责人说,在大项目上,发改委还是喜欢和五大合作。“民营公司要做第一手合作很难,但是每个光伏电站的装机都是相对较小的,五大电力集团不太会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来做,而是跟组件厂或者开发商合作。你们开发,我来收购,中利科技做的就是这种模式,而这种模式必然要接受五大的压价,利润空间究竟有多大?可想而知。”

窘迫的资金链

中利科技半年报显示,IPO募投的4个项目仅一家达到预计收益,超募资金5个投向中,一个没有达到预计效益,另外4个显示为“不适用”。

对此,程娴的解释是“此事在公告中都有解释”,随后就以“有会要开”挂断电话。9亿元的IPO募资没有换回当初的承诺,如今中利科技又要融资16亿元。其2012年半年报显示,资金链处于紧绷状态。

截至2012年二季度末,中利科技“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15.57%。但是,同期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5亿元,同比下滑389.65%。

中利科技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今年二季度末的货币资金为21.57亿元,但是短期借款为16.94亿元、长期借款为8.9亿元、应付债券8亿元,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2.13亿元,资金链紧张局面一览无遗。

“这就是中利科技连续再融资的原因。”调研过中利科技的一位基金经理说,该公司今年6月末刚进行完8亿元的债务融资,2个月后又开始进行逾16亿元的股权融资,“尽管销售和利润在增长,但是看不到足够的现金回流,我们对其销售持怀疑态度,因此最终没有购买其股票。”

实际上,目前国内的光伏产业已经过剩。往下游走,一是要拼关系,二要拼钱。

在上述基金经理看来,没有足够资金,“做光伏电站很容易陷在里面”。

王柏兴的“算盘”

募资投向光伏电站,并不被投资者看好,更令他们质疑的是,中利科技会将这16亿元增资中利腾辉,然后利用它去做光伏电站。“这个企业是去年从王柏兴手中收购的,王柏兴承诺了业绩保证,现在要用投资者的钱给中利腾辉增资,那王柏兴当初的业绩承诺也应该同比例提升,否则就有‘假公济私’之嫌。”上述基金经理说。

资料显示,中利腾辉是中利科技去年8月以4.82亿元的价格从王柏兴那里收购而来,其中收购股权比例为51%,随后中利科技通过增资将对辉腾电力的持股比例提高到66%。

在中利科技收购中利腾辉时,王柏兴承诺腾晖电力2011年至2013年的净利润至少分别达到3130万元、26381万元和36625万元, 如果未达到上述盈利标准,王柏兴需以现金方式向中利科技补足差额(2011年的差额部分已经补足)。

问题在于,此次再融资使用的95%是市场投资者的资金,用来增资中利腾辉,将使得该公司的资产规模扩大近3倍,如果继续沿用王柏兴此前补偿标准,等于是使用市场投资者的钱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而王柏兴似已陷入“缺钱”境地。

中利科技9月1日的公告显示,王柏兴累计被质押的中利科技股份合计25506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7.23%,占公司总股本的53.07%,王柏兴的股权几乎质押一空。

按中利科技的公告显示,王柏兴承诺认购不低于最终确定发行数量的5%。

假设中利科技最终发行为1.7亿股,王柏兴至少要认购850万股,按照每股9.4元增发价推算,其要掏出7990万元“真金白银”。

“如果自掏腰包,至少还表明他的诚意。”在上述基金经理看来,如果王柏兴是使用质押中利科技股权的融资来参与认购,那“等于是不花自己一分钱。再加上是用投资者的钱去兑现自己的承诺,中利科技再融资显然有问题,它完全可以去当地自建项目公司或者寻找合作企业,为何非要注资给中利腾辉运作呢?”

上述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光伏电站项目的审批权在地方发改部门,如中央收回审批权或更加严格规范审批流程,则以项目换市场的开发模式将面临更大不确定性。

工作签证外国

广州工商税务代理哪里有

工作签证延期

相关阅读